« 老人言 | 返回首页 | 3d engine 中的贴图资源管理 »

几款重口味的桌游

我从小就追求复杂的游戏,如果一个游戏不够复杂,就想办法改进它。

好吧,从我周遭的朋友圈来看,像我这样重口味的玩家不算多。天知道有多少同好,反正,现在想凑齐人好好玩上一局冰与火之歌是满难的。上次难得碰上几位,居然一盘玩了七小时。这还没加入两个扩展包。

昨天难得休息,拉了一车人去桌游吧想开一局 AA50 。可惜没有。只是试了一下老版的 AA 。游戏过程中老有人钻过来旁观,貌似一大桌豪华阵容颇能吸引旁观者。只是我心里晓得,真正愿意自己玩的人还是少数。就好象许多号称自己是游戏迷的人只喜欢看人打游戏,让他自己来就不行了。

无数弱智网游能够风靡全国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已经听过太多人说:休息的时候还让我动脑子,累不累啊。

嗯,突然想起来,博文的周老师送我的一本《把时间当作朋友》,前两天休年假,我花了一天读完。原本答应写书评的,可又不知道可以写什么。感觉书里说的都是至理。可是可是,明明都是应该人人皆知的道理嘛。真的有人不懂这些么?不需要多加评论吧。我想,应该真的是有人不懂的。但,不懂这些道理的人显然不会动念头读这本书了。还真是个悖论。

劝人做一些在他的思维结构中没意义的事,是件很不靠谱的事儿。即使这事儿你觉得多有价值,那也是对你自己而言。

话说回来。AA 系列(Axis and Allies)是个好游戏。不过我没打算自己入手一套。AA50 也太贵了,貌似买下来也不一定有机会找到人一起玩。不过手痒的话,有开源的程序实现,叫做 TripleA (三个 A 嘛)。可惜,前几天被人告了,下载安装包被撤了下来。侵犯了版权。也是,毕竟游戏的规则和数值设定才是精髓。写个程序实现和山寨一套性质差不多。有兴趣的朋友自己 checkout 源代码吧,或者自己找一下,也是找的到下载的。

另一个和冰与火类似的游戏是 Starcraft 。值得推荐一下。别觉得起了这么俗的名字就不屑一顾。其实还是很值得一玩的。

近期我这里开过的游戏,还有小世界和佣兵队长,都还不错。可以满足快餐游戏的要求。

银河竞逐依旧是我们办公室里的最爱。第二扩展已经出了,某同学答应从美国帮我带一套回来,非常期待。唉,taobao 上怎么还不见有卖的呢?

ps. 最近还想入手一套港口(Le Havre)。

Comments

非常好 顶上一个。

前几天去武大一下,发现武大正门出去一段路右拐的路上就有一个桌游店,上面有很长的一个游戏名字的list

@longbridge,

武汉的桌游吧位置在哪?

云风,什么时候回武汉吧,武汉的桌游吧也很多了,深度的游戏迷也不少,给你介绍几位;)

唉,我也好希望身旁有一群喜欢玩复杂游戏的朋友 @.@

我喜欢简单的复杂游戏。就好象分形那样,很简单自然的一组基础设定,却可以自然而然的演绎出无穷变化。

最经典的就是暴雪的星际争霸,简单的单位大小和伤害类型间的相互关系、地空、隐形与反隐等几个设定,剩下的就看玩家的随机应变了。
可以说,星际的三个种族是有其个性;但最终体现出来的,还是玩家自己的个性。

后来的war3、diablo2、wow都不如星际。设定复杂多了,甚至有靠抹煞角色/种族个性换来平衡的痕迹在。游戏纵深感不如星际(所谓的纵深感大概可以不准确的表示为“偶然因素对结果影响太大/太小,缺乏玩家个性的展示空间”吧,反正不是一场战斗打几个小时的拖戏),玩家演绎精彩的空间大减。

反恐精英是堪与星际相比的另一个经典。
相对于星际,反恐几乎是个黑大傻粗的典型。它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并不靠设定来换得平衡;甚至很多设定还相当糟糕(比如早期的营救人质、VIP逃脱等游戏模式,以及贯穿始终的AK和M4以及其他枪械的性价比之类问题)。
它的经典就在于恰到好处的提取了现实世界的部分平凡规则——比如枪口弹跳、听声辨位之类——然后玩家根据这些简单信息加入自己的形势判断、心理分析,甚至可以反过来制造烟幕去误导对手,于是很轻易的就把自己的智慧和个性带入了游戏世界,衍生出无数精彩。

总之,我觉得好游戏不是字斟句酌的靠数字算出来的,而是由几个基础规则经玩家的大脑演绎出来的。策划的工作不仅仅是让游戏中的不同职业、种族在某个特定场景下有同样的伤害/生存力,而是让它们在玩家手里有相似程度的、发挥玩家自己能动性的潜力。

懂和做到是两把事,还记得小学学的华罗庚,写的统筹什么去了,就是说的烧水,泡茶,洗杯子那事,简单,也许很简单

很少玩游戏,植物大战僵尸也纠结过一阵子,有时放松时需要的

越是简单的游戏,玩家应该就越多...

难道说的是桌游Starcraft?

比较喜欢模拟经营的游戏吧,龙之崛起,纪元1503,纪元1701,牧场系列都玩烂了:-)

Starcraft 不是暴雪的星际争霸吧?

推荐你玩tantrix,http://www.tantrixchina.com

我只追求简单的东西,如果一件东西复杂,我就简化它。

很同意这句话
"劝人做一些在他的思维结构中没意义的事,是件很不靠谱的事儿。即使这事儿你觉得多有价值,那也是对你自己而言。"

Post a comment

非这个主题相关的留言请到:留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