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torio 的乐趣 | 返回首页 | ECS 中的对象引用 »

信息茧房

最近一个月,无论我打开推特,还是微博豆瓣,每天都被“徐州八孩母亲事件”刷屏。在公司吃工作餐的时候,也和同事聊过这个事件。从我的角度看,此事的热度之高,持续时间之久,近年罕见。能读到我的 blog 这一篇的同学,相信都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会太陌生。如果你不了解,那么 google 一下“徐州八娃女”或是“丰县铁链女” 就能找到很多信息。

但是,我很清醒的知道,热度只存在于自己所在的这么个小圈子。我相信在中国社会中,不知道此事的人群才是大多数。就算在微博上百万转发,也不会有所改变。毕竟,翻墙的人还是少数。而墙内的微博微信,都帮助人们把各自的信息茧房建设的很好。

我也看到很多人在努力的线下传播。有人在地铁上向公众发言、多地的书店为丰县八孩母亲案设专柜。但这种信息传播力太脆弱了。只要主流媒体不报道,公众几乎无法了解此事。无需用墙隔开信息,微信之流只需稍使手段,就能协助人自己树立信息之墙。茧房其实是自发建立起来的,技术助了把力。

各位同学,不妨把整件事情在脑海里整理清楚,然后讲给你身边的亲朋好友听听。我相信不少人会诧异你身边人的孤陋寡闻。

Comments

作为既得利益者,空谈这些问题是可笑的,满是居高临下的、似白左一般的优越感。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不下到基层空心的农村去,生活个一年半载再回来谈谈想法?

有种不作为独裁的味道

@Anonymous
你说的对,我代表不了谁,云风也代表不了游戏圈,但事实是我和云风经常被代表,某些人大摇大摆的代表我们代表人民,每一次选举我从来没有投过票,我不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然后他们代表我们支持俄国入侵乌克兰,代表我们骂美国,跟人类最发达的国家为敌,我现在稍微的代表一下程序员,你就急眼了,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呢?

我是农村人,也是徐州人,我更惊讶的是,你们竟然觉着只是一个大事,或者说,你们竟然惊讶于有这种事,觉着这应该是个热门事件。
这不都是老生常谈的事了吗,我可都是从小教育到大不要跟别人走,经常拿拍花子、拐卖吓唬小孩;我小时候还能听说过谁丢了个孩子、谁买了个媳妇、谁的媳妇跑了、哪家有个疯子,拴着不让出门、谁家娶了个残疾人啥的。后来大了一点,这些到是没了,倒是精神病的案例多了,但是大多也只是抑郁症、躁郁症之类的精神类疾病,好像是器质性的少了,或许之前的那些也都是精神类的,只是没有条件去治疗。
为了防杠,我在这里需要明确说下,拐卖、qj、妨碍人身自由当然是违法行为,当然需要法律去审判,会有几个人去给罪犯申辩啊。无论线上线下,宣传正义都是值得鼓励的,让更多人知道,激起更多人的关注和参与都是有利的,都应该支持。
我只是觉着你们觉着不知道这事的人是困于信息茧房,甚至引申一下,不去传播这件事就是在构建信息茧房,是可笑的,甚至于将这事也放在国内,似乎要营造一种翻墙了就能打破信息茧房了,墙构建了信息茧房,墙外就不是信息茧房的感觉。我自然不是去给墙洗地,这事注定说不清,是要被骂的,但我只反问一句:你们这种种行为难道没想过只是你们身处信息茧房的反应吗?
我不知道我敲下这么一大段话到底是想认真讨论信息茧房的问题,还是出于长久看到不平等现象、麻木了,然后突然被不属于事件发生环境的人带入自己奇奇怪怪的视角后的叛逆感。
我给不关心这事的人洗个地:就像你不关心别人关心的事情一样,别人也可能根本不关心你关心的事情。如果是出于正义和社会道德,对于那些在线下大力传播的人还会抱有理解和支持,但是如果你们总是有种微微的优越感,老是有意无意的说别人有劣根,我想你们是事倍功半。从某种角度来看,至少美国没人要求你知道所有的BLM事件,按照墙外没有信息茧房的模式,大概不知道、没那么关心这事也不算是信息茧房吧。

突然想起一件有意思的事,就网上经常说吴涛吴涛(就是不带TT啪啪),易语言的发明人就叫吴涛,他使用delphi+lua来作假,无非是想出名,功成名就,互联网以另外一种方式满足了他,只不过这个名声不太好而已。

我已经发起了一个github上的项目,来彻底解决这个墙的问题,当然了区块链浏览器也是一个不粗的解决方案。

还有就是,Aauto作者一鹤这种素质低下的程序员,他怎么可能发明一门计算机语言?可能吗?他这种人说话和办事的态度和准则,可基本定性为素质低下的国an-dog,为了所谓的表面的繁荣,可以不惜放弃一个正常人的尊严,包括反人类罪在内,他都敢干的,他是这种人,这种人90%的时间都在整人,他是永远不可能掌握如此先进的编译器技术的,这几乎是定论。

丰县8孩,这个事,我们假设她就是南充李莹(我仅仅是假设),那么这在我们这个国家,年仅12岁被拐卖,然后14岁开始生孩子,被虐待成精神病,到今年30岁出头,生了8个孩子,人贩子先强奸,这也是肯定的。
那么我假设的这一系列的问题成立的话,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我想,北京那些人恐怕是坐不稳了,快了。

你说的太文雅,你说的这就是臭名昭著的长城防火墙,策划人北邮博士方滨兴,据说得了直肠癌,就算是治好了,放疗化疗也够他受的,多行不义必恶报。

信息茧房不是问题,从古至今专注于柴米油盐的人才是大多数
回音壁才是问题,它会让极端者愈发极端,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当我们发现了一只蟑螂的时候,我们惊叹于在这世道,居然还有蟑螂存在,殊不知底下暗藏着多少蟑螂.我们需要的不是处理一只蟑螂,而是让所有的蟑螂都无处藏身,但是我们更喜欢处理发现蟑螂的人

交流归根到底还是人际交流,如果交流都交给所谓的“主流媒体”,人的思想就完全被操纵了。加油。

热度只存在于自己所在的这么个小圈子?你的意思是,较少接触网路的其他行业的人对此事就不关心?除却互联网之外,传统的传媒没有报道这个事情?传统传媒没有受众?那么多人为这个事情为伸张正义奔走呐喊,你都看不见?

还有,翻下你的微博,2020年4月12日,“真正的家丑不是《方方日记》所披露的阴暗面,那点破事老外早就一清二楚了。真丑的家丑是对方方的围攻和构陷。”呵,方方今何在?早就一清二楚那点破事的老外又怎样?

收起你这可笑的虚荣心吧,你代表不了谁,你就连游戏开发圈都代表不了。

推特还会报道“这事”?

感谢发声,同时震惊于大多数人,以为什么都是瓜,什么都是热搜两天忘

昨天央视不是报道了么

事件过程可以看这个时间线:https://houxu.app/lives/101180

事件过程可以看这个时间线:https://houxu.app/lives/101180

其实我觉得要不是女拳推手,这事有这么大热度都难说。
另外,到底这种事说出来,带带节奏出出气也就完了,没人真想怎么解决。县级以下的乡镇,甚至包括县一级,就是公权力缺失,小封建社会。
何况还是在江苏呢,比江苏更落后的地儿呢?

说实在的,最让我震惊的不是这类事件本身也不是其处理方式。

最让我震惊的是另外一群人,它们已经不满足于自己麻木不仁,它们很积极的要让别人麻木不仁。它们对事件本身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没啥危害影响不大一样。它们对别人关注事情倒是很有所谓,彷佛别人谴责犯罪更有危害一样。

哪天它们自己遭遇不公的时候,不知是否还能对“问题根源”侃侃而谈,是否能够对帮它们的人说“你们都是受益者,臀脑分离属实没有必要”。如果它们真能这么臀脑合一,那我相信它们真的是无脑而非无耻。

楼上“柚子社天下第一”发出的这种评论,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

一开口就是小概率很正常,对的,很多疾病也是小概率事件,不要研究了,不要治疗了?犯罪也都是小概率事件,是不是不要管了?

再开口就是别人都出现过,那老板克扣工资压榨员工别人也出现过,是不是可以克扣你工资了?你是不是看多了,已经麻了,安心接受了?

最后开口就是什么关注这事的都是城市里生活条件好的社会受益者,对的,倒是大家害它们干这么干的了?现在小孩子出门玩下都不放心,很受益。出门在外处处都要小心提防,很受益。倒是它们干这事是农村可怜的社会失益者(那些受害者不也大多是农村的吗),所以犯罪有理,倒是谴责有罪了?说臀脑分离没必要,那是麻木不仁、弹冠相庆、落井下石有必要,还是像你这样倒打一耙、为虎作伥有必要呢?要这样无耻才算臀脑合一是吗?

对不起,无论利益还是思想,我和这些灭绝人性的犯罪分子以及你这种精神帮凶都是对立的。

我做过,实际上大家并不关心。一来这是小概率事件,二来翻墙多了,这事都看麻了美帝英伦都出现过,小概率事件只要样本够大都会出现。三问题根源在于长期的城市对农村的剪刀差,这事我估计在这看看而谈的都是受益者,臀脑分离属实没必要。

Post a comment

非这个主题相关的留言请到:留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