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层次组件的问题 | 返回首页 | Lua binding 中正确的 callback »

全民大规模新冠检测方案的一些想法

今天吃饭的时候和同事聊起最近上海深圳等超大城市全民新冠检测的问题。我认为现有方案有极大的改进空间。

千万级的全民检测,需要动用的资源是非常可观的,如果我们能优化这个过程,收益也会极其可观。现有的集体检测已经是相对独立个体分别检测做过优化了:通常是很多人放在一起混检,这样减少了检测成本。但我认为这是远远不够的。

现在自测盒的成本已经很低,至少一个自测盒的零售价格远低于我自己去医院做一次检测。所以我认为,如果全民自测的话,单从检测成本上来说,可能也是划算的。而且,对于群体检测,完全可以全家用同一个检测盒,这样如果是阳性,家庭成员就算没有全部感染,也最少是个密接。这比社区混检有效很多。

至于自测盒可能准确度不高的问题,完全可以自行多次自测来弥补。而目前采取的社区集体混检的形式,反而造成了人群密集,增加了病毒传染的风险。

但是,在千万级人口的城市中全民自测,显然结果是不可信的,这是我下面想谈的主要问题:如何设计一个方案,即降低了全民检测的成本,又能保持结果的可信度。即:如果有人自测发现自己阳性(或干脆不想自测),因为恐惧隔离而瞒报的问题。

我认为,当上千万人口中感染者其实不多,大多数社区中并无感染者时,最要紧的是快速排除掉无感染的社区。所以,加入自测环节,不是期盼人们自觉上报感染,而是用自测环节排除掉无感染社区,从而降低整体的成本。

  1. 以小区为单位,每个家庭每天发一个自测盒,全家共用一个居家自测,连续测试多天。
  2. 若自测发现阳性,鼓励主动上报。每个小区首先主动上报阳性的若干家庭,可以享受高标准隔离,例如,可以安排在高档酒店单独隔离。如果高标准隔离场所资源有限,后续自主上报者,也可以获得额外的物质奖励。
  3. 若整个小区无一例阳性上报,则不再对该小区做额外处置。
  4. 若小区至少有一例上报,则退化回原有的社区混检方案。在这个检测中再次发现的额外感染者(无主动上报),去集体方舱隔离。

注意,在这个方案中,并不信任自测主动上报阳性的个例,只是用来触发小区混检的启动。即,用来排除无风险小区,而不是用来找到具体感染者。但是,主动上报是有好处的(享受更好的隔离条件),而隐瞒不报或干脆不测是有风险的(在条件较差的地方隔离)。

Comments

"鼓励主动上报,可以享受高标准隔离";比起不用隔离,没啥诱惑力.这种相信客户端数据的方案不太可行,出问题还是服务端负责,服务端不太敢负责

如果正常的想法会被采纳,还会动态清零、全员核酸吗?!

快速抗原测试既有假阴又有假阳。当一个小区中有假阴案例但没有真阳案例的时候,会导致整个小区的封控被延误。

这两天看到了一则新闻,杭州国安局抓获了一名马某某的技术总监,说他颠覆政府,判刑了,其实这件事,我也不好评论什么,就算你认识到了这些不合理东西,自己要有自知者明,你有能力把整个服务器都翻过来吗?你别说是找到root账号,游戏里的GM和100级的号就够你喝一壶的,出国吧,跟国外同行的人多交流,久而久之,想法就都能实现了。

关于疫情,本来这是一场灾难,但是灾难会在中国变成某一些人的丰功伟绩,不信你就往下看,并且只要你玩过病毒公司这个游戏,就知道其实新冠是人为的夸大他的严重性和致死率,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证明中国比美国先进和优越,代价那就是牺牲百姓的自由和权利,上海的情况能把某些人的脸抽到屁股上去,其实从我的分析来看,这个东西就是普通的病毒,西方人和美国人的防疫态度和政府策略是正确的。
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我们最终的目标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和交际,如果为了这个目标,需要先把JJ切了,那就不要切。因为,切了JJ这个目标就没有意义了。

如果练了辟邪剑谱,那就会有一个表象,那就是说一套做一套,自己说的是A,其实做的是B,然后报纸上报道的其实是C,A可以是黄金,而B和C可以是狗屎。很有意思。

其实,这件事我进行过深入思考,比如自己的个人能力是100,但是自己梦想达到1000的高度和水平,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学习,一辈子也达不到1000,那就咬咬牙,进行欺骗和作假,说白了就跟学辟邪剑谱一样,心一横,干脆就不要脸了(辟邪剑谱切JJ,小姐下海,这是一回事),成为了小丑。

中国古人人真是太伟大了,我罗列几个成语,贼喊捉贼,颠倒黑白,倒打一耙,胡搅蛮缠,口是心非,偷梁换柱,李代桃僵,浑水摸鱼,掩耳盗铃。
别误会,我只是帮孩子复习语文课。

@job
aauto的官方论坛,嘲笑新手,咒骂提出疑惑的网友和用户,这件事人尽皆知,你百度一下就全都是,那么,我在这汇总情况下,怀疑他不是正常的程序员,有错吗?亲。

@job
并且我这半个月在云风这个博客发了几十个回复,这里面只有几条是关于aauto的,为啥你只是对aauto感兴趣?并且直接上来就怀疑我的人品,请问你讨论技术了吗?你为啥不对Lua和node.js的回复感兴趣呢?还有回复是3D的,来反驳一下?

@job
我说了这么多,你质疑,你应该按照我说的方法去求证,你在没有任何求证的情况下,你首先怀疑我的人品,那这是,我想不是我有问题,而是你自己有问题,我怀疑一鹤的人品,他就是个抄袭的小丑,你怀疑我,请问你指责我抄袭了什么??
我从去年11月底发现这个抄袭的事,网上有还几百你这样的人,见得太多了。
敢不敢,加点赌注,我就把完整的证据发给你。其实这些证据,我在网上,知乎上和贴吧上都发过了,你只要认真去搜索就能找到。

@Joe
哈哈,你要是知道一鹤的丑恶嘴脸,别是说骂人,我想你可能连打人的心都有,每个人都有怀疑的权利,并且我已经告诉你到哪里去找证据,你这种人,我怀疑你是枪手,因为你在没有求证的情况下,你试图用一句话否定我这么长的论述,你想要什么证据,我来帮你找,我让你心服口服,但是,我不可能白费劲,咱们加点赌注敢不??
不赌钱,如果一个抄袭,你喊我爸爸如何?
如果他原创的aauto,我拍视频喊你爸爸,敢不敢?
不敢的话,你也就别用这种低级的方式否定这么长的论证。

@rawa459:
不赞同你说的话,因为你的话只有论点没有论据,而且还隐含了不赞同你的人不是正常人这一观点,说明你的观点本就片面和主观

关于node.js的发明,实际上这是编程语言个web服务设计原型向操作系统倾斜的产物,传统的多线程模型,没有考虑操作系统的紧缺资源(读写IO,控制网络端口的数据,操作一些带有限制的内存区域)响应问题,最关键的就是网络端口获取用户输入出的这个资源,实际上这个在服务器端的网络中是非常紧缺的资源,而用户在输入输出中,服务器的线程占用这个端口连接,却是在等待用户,自己啥事也不能做。
所以,node.js的团队,系统的分析了整个构架中的问题,提出了异步的IO解决方案。
同样的硬件配置,node可以提升1~4倍的web性能。
node.js没啥可神秘的,就是把一些紧缺的资源,尤其是跟IO有关的资源使用独立的高速执行的队列来管理,线程本身就销毁,队列中的请求被执行完,线程再恢复。

@garfield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从秦始皇以来2000多年了,历来如此,就算是你花钱买的delphi的技术,那你也有责任和义务告诉用户你的技术来源,要不你就说商业秘密,但是你欺骗用户,你说这是你发明的,这似乎不是诚实和道德的行为,说白了就是骗子。

@garfield
抄袭的delphi,证据可以在开源的lazarus早期版中找到,韩国人在2013年左右把所有跟free pascal和delphi有关的开源资源打包成CodeTyphon,目前pascal领域就是这两种开源包,这两种都是跨平台的,linux,win和苹果IOS,aauto只是抄袭了工作在win系统上部分代码。

@rawa459 搜了一下aauto,粗看很精巧,挺棒的。但是从的站点和wx公众号文章,感觉下来作者很傲慢,应该不太好说话,和现在主流的开源社区模式很难契合。

vb6的模式应该也有他的市场吧。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遍地之间,禽兽食禄;致使狼心狗行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将要变为丘墟,苍生,也将饱受涂炭之苦。
我特别佩服一鹤被拆穿以后,这股子不要脸的劲头,就跟别人在撒谎一样,自己表现一点心里也不虚,如果搞技术出身的,早就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这是一种类型的人,就是诸葛亮骂的那种人。

我说话,有的时候特比难听,人民的公仆今天沦为了全世界人民的敌人,然后他们打算绑定和代表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为敌,我想,你只要是正常人你就知道咋回事。

美国今天计算机如此的发达这是有原因的,很多人抱怨,为啥不是中国拥有和发明了这些东西,其实这就是制度和规则的问题。
很多人曾经说,为什么中国人发明不了一门自己的语言,Ruby是日本人发明的,而python是荷兰人发明的,但是这些人不知道后来的事,那就是 Ruby on Rails其实是美国人在维护,而python的崛起是谷歌采用这个语言编写爬虫,2003年,美国人用python编写了BT下载协议,后来又是美国人把大量的python脚本用在linux安装程序和窗口程序上。
所以,没有基础的软件产业,也就注定发明不了,也推动不了这些新技术,一鹤和胡威武这种人,也就是注定是急功近利抄袭的小丑。

这个方案忽略两两点:
1.人的自私性
2.资本的逐利性

我说句感慨,我认为全世界最愚蠢的事,就是某个组织或者某个人打算欺骗全世界的人(比如斯大林炮制的卡廷惨案),打算扮演上帝,然后欺骗或者控制其他人,这是最愚蠢的事,千万别干这种事。

关于node.js的发明,实际上这是编程语言个web服务设计原型向操纵系统倾斜的产物,传统的多线程模型,没有考虑操纵系统的紧缺资源(读写IO,控制网络端口的数据,操控一些带有限制的内存区域)响应问题,最关键的就是网络端口获取用户输入出的这个资源,实际上这个在服务器端的网络中是非常紧缺的资源,而用户在输入输出中,服务器的线程占用这个端口连接,却是在等待用户,自己啥事也不能做。
所以,node.js的团队,系统的分析了整个构架中的问题,提出了异步的IO解决方案。
同样的硬件配置,node可以提升1~4倍的web性能。

哈哈,去年刚刚完成一个视频的项目,用的ffmpeg,这两天因为疫情严重,闲暇之余看看原来的文章,网上有个Lua的高手,在2014年左右发表了一片aauto(上海一鹤的一鹤软件发布的一个编程语言)的Lua本质的文章,看到作者跟一鹤对骂,笑得我合不拢嘴。我在2020年11月给出了我自己的回复。
怎么说呢,三个字,工作量,一个人在2年之内设计出别人25年的成熟芯片,可能不?(正确答案是不可能,因为工作量太大,人和人的基本能力都差不太多,工业和数学等基础科学都差不太多的情况下,你20年研究出来,这就不简单了,还2年,胡威武就是2年就造出了龙芯,所以结论可想而知。)
这个快手(aauto)也是,这个软件,对于win系统的操控,从com组建到注册表,到OLE对象层,到Dll库的引用和编译,到OCX层,似乎全都可以做到,并且真的是可以做到,那么问题来了,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为啥做不到?我指的是我本人,是因为我是蚂蚁,而他就是上帝吗?当然,我不会是蚂蚁,他也不会是上帝,他比我还笨,结论可想而知,抄袭的delphi(关于pascal的解释执行部分)。
至于,他是如何伪装的,我在这个Lua高手发文的内容里,给出了我的分析和回复。
最后,从2006年到现在,经过长达18年的艰苦卓绝的研究,基本上可以实现一个自己的计算机语言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要做一个中国出色的社区,因为个人的能力,我指的是这个工作量,这个是有限的,我们都不是上帝。

哈哈,参考node.js的快速响应解决方案。

针对病毒特殊性和人性特殊性,这样是行不通的,只能通过主动排查,不可能自测

主要是如何分发?分发的负担太大了

太理想了

人性总是能在想不到的地方战胜理性

技术人员与官员,想出的方法自然是不一样的。
遇到疫情,安排了好多检测点,每个检测点,队伍排的长长,大红横幅飘飘,还有好多工作人员拿着喇叭维持秩序,组织得当,措施有力,上了电视,场面多好看。

作为地方官员,熬了这么多年,不能丢乌纱帽的。只能假定全部人都存在感染,假定都不自觉。进行全城测试,把人的行程采集起来,进行大数据分析。一旦发现异常,就把涉及行程的人全部隔离起来。这个才是确保无误的方式。这个病毒的传染能力太强了,远远超出预料。

不要高估人的自觉性。互联网和四五线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然后这个病毒传染性非常强非常快速。其实更多主要靠大数据去防御。采集各种行程和手机运动轨迹。通过大数据去监测。

不要高估人的自觉性。互联网和四五线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然后这个病毒传染性非常强非常快速。

phonedisk-web工具可以让skynet开箱即用,而且可以让skynet运行在安卓上。https://github.com/skynetlua/phonedisk-web

我就不想自测,然后每天叫别人代替我测试一下 ,然后继续带毒出去嗨,我这种人还有很多,有红码换手机号码都要参加博览会的人,有替香港人核酸检测的人。隔离环境的好坏根本达不到奖励或者惩戒的作用,中国底层务工者什么差环境都能适应。深圳后面核酸检测都是拿身份证对着人测试。就是前面那么严峻的形势下,还是有人钻漏洞。管理国家不像写程序,明确输入就有明确输出。

自检盒的原理(没有PCR扩增)决定了它只能检测到传染性比较高(病毒载量比较高)的人员,不是在短时间多测几次就能降低假阴性率的。

已经定调 "坚绝清零", 那就是不计代价,不可能有第二条路,也就不敢说了

不看好
--->自测盒不准确的话不可以作为分散公共检测压力中的一环,否则就是添乱!
--->一些废话“至于自测盒可能准确度不高的问题,完全可以自行多次自测来弥补”这里无法理解,方案本身中的自测盒就是作为分散公共检测压力的重要一环,无法准确定性的情况下依然大量使用反而会增加公共检测的压力感觉。而且自测盒单次不准确并不表示多次自测就是准确的,若阳性的准确度不高,那么阴性的准确度是否也应该有怀疑态度呢?
自测盒目前并不稳定所以不做作为减压中的一环出现是避免混乱的方法感觉,毕竟无法承担大规模误测的偏差。
--->奖励模式可以大幅提升老人等普通居民的公共责任心和积极性。可行!参考打疫苗发油发米发鸡蛋感觉。
--->上报从而触发混检加上奖励机制确实可以提高居民积极性,但相比于封小区买不到菜和药这些来说又有些不好说了。
--->攻略准确性让自测盒能发挥价值找出一条新型的检测道路才可以真正分散出公共医疗检测压力,不然千万人检测的情况下,就算单纯的取样都能累断医疗人员的手,何况还有时间周期可能引起的反复在里面。
--->由于取样的特殊性其实导致很多人的取样并不合格,身边的医疗学院的实习生的亲身经历,所以考虑其他途径的检测比如血液这些方向可以让民众自己方便取样,也能将更多的医疗资源投入“检测”本身了

组织社区居民一致行动可太难了,他们毕竟是竞争优质隔离资源的对手,所以我倒是不担心集体瞒报。
如果上报是给居委,那么居委的几个人瞒报是有可能的。所以上报渠道不能让基层有能力掐断。

抗原检测试剂盒的特异性(约98-99%)低于核酸检测(100%)[3]。听起来98-99%和100%差距似乎不大,但在目前新冠流行程度仍然很低(只有千分之一量级)的上海,前者会产生极大量的假阳性结果(简单贝叶斯公式推算可得:数万到数十万例)。这些自检阳性者需要分别上报有关部门组织单独核酸复检,复检过程还需要把当事人作为潜在感染者小心处理防止病毒继续传播,需要投入的基层力量可能还要远大于全民应检尽检。我们需要明确,低敏感度、低特异性的抗原检测的方法,仅适用于新冠流行率较高的地区作为居民自我健康监测手段,或用于大规模人群的流行病学研究、方便掌握全局情况,而不适用于在新冠流行率整体极低的地区作为感染者筛查手段来使用。

via https://mp.weixin.qq.com/s/60yfV3fIwLgD5j6grEpuEA

我觉得,您的设计中有两个问题。一,奖励机制的落实建立在某种契约上,一旦高档资源不足,违约就会出现,而且每个人对高标准隔离的预期也是不一样的。二,一旦小区内所有阳性瞒报,最终被当作无风险小区,那么之后如何鉴定他们当时是否真的存在瞒报?还是在日后的工作生活当中感染的?

一旦上述问题出现,最终应该还是会进入现在的模式吧。

多次检测能降低错误率,仅当“各次检测发生错误的事件是独立的”的时候才成立。

抛开居民不配合的问题,自测盒最大的问题是它是抗原检测,不是核酸检测,本身就存在很大概率的误报。
相比较而言,社区核酸混检的数据应该比自测盒有效得多。

但上面的方案说的是,整个小区只要有一例主动上报的阳性就够了,而不期望有足够多的阳性主动上报。

如果整个小区只有一例,在多日连续自检下,从未蔓延,最后他自愈转阴,该小区本身就是安全的。

如果小规模传染开,则所有阳性无可能有聚在一起商量集体隐瞒的条件。因为,如果有阴性参与商议,阴性者举报是没有道德压力的。而阳性者势必陷入囚徒困境。且不说参与商议者会相互猜忌,他们连是不是聚全了都难以确定。

非常理解最后说的注意部分,核心目标是期望排除无风险小区,然后通过奖励方式鼓励自检,但是最近在上海看到不少人的状态,不测或者隐瞒不报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这种固执的行为力量远远大于他们对于风险的担忧。这种隐瞒不报或者不检的迷惑行为仍然难以消除。当然从概率上来说排除无风险小区的概率仍然是很大的,毕竟在这种策略下千万级的样本发生隐瞒不报或者不进行自检的人并且他们就是阳性的概率是较小的。

Post a comment

非这个主题相关的留言请到:留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