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日子(二) | 返回首页 | 那些日子(四) »

那些日子(三)

2001 年新年过的很忙碌。我想从大学里毕业出来的学生,第一个新年都是如此。从学校迈入社会,什么都很新奇,想和人分享自己对这个世界新的看法。大多数老同学不会太快结婚,日后离开祖国的也大多没走。所以新年里,那些儿时的玩伴、少年的同学,都会回到老家。只需要有人说声,“我们聚聚吧”,那么一定是和声一片。那个时候,女生们还不够花枝招展,男生们也没人挺着啤酒肚。

狂欢之后,各自散去。在本地工作的,也开始忙忙碌碌,留下我一人。有时候可以去一下老同学读研的校园,跟他们吃吃食堂,打打台球,听他们聊一下自己的老板,还有一些八卦。我觉得我还存在于这个社会。

我想许多人在年老之前,很难有这么一段时光。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想做的事情,没有应负的责任,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让你必须去做点什么。哦,那段时间还发生过点事情。我对追求了很多年的那段恋情绝望了。除了心口的绞痛,不记得什么细节。

有那么一瞬间,我了解到什么是空虚。人在虚空中,四周什么都没有,无所触及。声音也传不出去。不喜欢这种感觉,然后我开始读书。


大学毕业以前,我是不读历史的。高中会考,九门课,8 A 1 B ,就是历史那一科得的 B 。我痛恨一切要求背诵的课程,顺带厌恶了历史。当然我数的出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分的清六朝五代唐宋元明清。这归功于小时候爱看各种历史演义小说。三国演义就读了四五遍,以至于中学老师还没教到出师表时,已经背的朗朗上口了。不过演义不是历史,对吧 :) 。

我想,给我上历史启蒙课的是柏杨(老人在前几天去世,让我感慨了好久)。我倒是先读的《中国人史纲》再看的《丑陋的中国人》。后来又读了《皇后之死》等等很多很多。还有,在网上追看着的潇水的《青铜时代的恐龙战争》。

第一次发现,其实历史这样的有趣。不是因为有趣的故事,而是人性,以及人性促成的社会。历史总是在重复自己,又总也不会呈现相同的面貌;人总以为自己了解过去,可以回避那些前人犯下的错误,可他们总是掉进同一个坑中。这是为什么呢?

读大学时,我玩过一个游戏《恺撒 3》,更早的版本中学时也玩过,不过没有深入。那天夜里,是一门重要科目考试的前夜。躺在寝室的床上,瞧着他们几个人围在电脑边不亦乐乎。终于,有一关他们犯了些错误,引起了恺撒军团的大规模进攻,无法收拾残局。时间很晚了,因为第二天有考试,人就散了。

我觉得有趣,就试着载入存档,看看能不能扭转乾坤。一个晚上过后,我成功了,白天的考试却挂了。满不在乎的我,爱上了这个游戏。

特别喜欢这个游戏系列,胜过《文明》和《模拟城市》。从这里面,让人体验到了古罗马人到底怎样在生活。虽然只是游戏,许多设定是为了游戏的娱乐性而设,但是就是让人觉得,那种生活方式是合理的,恰如其份的,真实的。罗马城里那些高悬在空中的输水管道,街头的公共浴池,给了我无限遐想。

在家的那段日子,我买了份正版的《法老王》,在家里盖金字塔。看着那些小人在尼罗河泛滥后留下的肥沃的河床上耕种,农闲时大量的人力被调配去盖金字塔。哦,奇迹原来是这么诞生的。这就是文化呀,游戏是多么好的文化载体。

我想做一个承载中国古文化的游戏。

所以我开始啃史记,读资治通鉴,还有一些学术研究方面的书,比如人口,风俗方面的专著。很多大部头虽然只是翻翻,但也觉得自己似乎不那么无知了。不过成天读书,人也显得疲惫不堪,没有人和事管着,一天要睡 12 小时才够。白天也总是睡眼惺忪的。我想,长期这样下去也不行,得有个计划。


古越打来一个电话,先是很神秘的说他们找到了投资,说对方是个大公司,暂时还没谈完,需要保密。吱吱唔唔了一下,忍不住告诉我,那家公司正是网易。

聊起网易,倒是让我有了一些兴趣。我的第一个 email 就是网易提供的服务。大多数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是在网易的服务器上建立个人主页之后才陆续认识的。那时觉得网易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公司,嗯,大公司,据说还在 nasdaq 上了市。

不过我对古越说的网络游戏,没有丝毫兴趣。mud 我怎么都没玩进去,UO 显然不如 diablo 有趣,EQ 就是一群傻鸟在那里围着几个多边形按鼠标,隔一会儿还要坐地板。据说丁磊眼红上了《石器时代》,这个游戏我没玩过,不过看起来也是日式 RPG 的末流产品吧。

我说,现在全中国都在做网游呢,才开始做是不是晚了点?

真的,的确全中国那个时候都在做网游,后来那么多人给《天下》和《大话西游》带上了首款国产网游的桂冠,让我唏嘘不已,真的是成王败寇啊。

那几天,另一个朋友也在和我联系,王华逵。


认识王的时候他在金字塔做程序员,书生气质。我那时还在上学,假期里去深圳找他玩儿。金字塔对员工管的挺严,我进了金字塔的办公室的时候,他跟我说老板不在,还没下班,等下班我们出去边吃边聊,现在得坐岗。我看了他先前做的一个网络俄罗斯方块,据说在他们办公室里很流行。甚至因为大家上班打游戏,而被老周给禁了。当时他在做一个网游:《人在江湖》。我想,这是我知道的第一款图形 mud ,至少比《天下》早上许多。只不过更 mud 一些,一个个的小区域场景,正如 mud 中的文字被图形化出来。client 是 3d 的,很早期的 3d ,技术不太成熟,打斗的时候有些简易的动作,但主要还是靠文字拓展玩家的想象力。之前的《江湖》这款游戏很糟糕,所以我对人在江湖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印象。

晚饭时我们聊了许多,王华逵还叫了几个朋友一起。有一个据说是江湖的程序员,已经离开金字塔了。明显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在程序方面没什么造诣,说了一些很搞笑和低级的程序 bug 。反正,江湖这个产品没做好是应该的,卖的很好,不是吗?老周应该挺满意。好象还有个做游戏网站的朋友,说起网站的流量之类的事情,我那个时候的个人主页的流量相对还不错的呢。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是学生,大家讨论了一下关于毕业生最喜爱的几个南方热门的公司的情况,比如华为的待遇。我饶有兴趣的听着,没有什么想法。

晚上,窝在金字塔的办公室里看动画片。一个胖子的电脑在放《攻壳机动队》,片子和人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胖子说他叫陈重,人如其名,一下就记住了。他还给我看了他画的《江湖》里的大侠,动作很帅。这个人后来负责了天下二的美术,世界真小。

夜里很晚了,我被带去员工宿舍睡觉。全是上下铺,天气很热,没有空调。桌上的电风扇呜呜的吹着,我觉得比学校的寝室好,因为不熄灯。

上铺是个新毕业的大学生,说是找工作找过来的,没想过做游戏,只是找工作而已,目前试用期,1500 一个月。我随口提了些技术方面的话头,感觉对方很茫然,就把话题绕过去了。心里想,这个世界真奇妙。好多有志于游戏开发的热血青年不得门而入,觉得国内做游戏的公司都是些神圣的地方,很难进入。而另一边,人才市场上随便摆个摊,收几份简历,会写几行程序就来做游戏了。有些游戏产品做不好,还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王华逵说他现在东莞有个公司,正在开发游戏。还有,给游戏写剧本的是个名人呢,我跟他提过我喜欢《悟空传》,正是今何在在那里。冲者猴子的名头,我说好吧,我去你那看看,散散心。

南下的第一站是广州,下了飞机是古越接的机,我第一次见到真人,大家很开心的聊着到了公司,micro 执意给我报销了机票。我倒真的没点积蓄,有人报销路费自然是高兴的,不过有点困扰的是该让广州的公司买单还是东莞的。

网易的办公室在广州最豪华的地段。狭窄的街道,高耸的大楼,橱窗里玲珑满目的商品,墙壁的装潢有点陈旧,我觉得我处在电视剧中的香港。办公室就在那个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边的楼顶,36 楼,我们一直称呼这个办公点。

透过落地玻璃看那楼下的小车,火柴盒似的,感觉很奇妙。

许多人拥挤在不大的办公区里,micro 给我一一介绍。他们一伙人已经确定并入网易,然后新招了许多人,主要是美术。不过在文件上,大多数人暂时还不算网易的正式员工。大家似乎和老网易的人有点隔膜,我想刚合并的公司就是这样。

聊起美术部门里那些五颜六色的头发,听说还有一段趣闻。丁磊起初很不高兴电梯里有人指指点点,不知道顶楼的公司正在做什么,都是些奇装异服的人。曾经“下令”说,你们把头发剪掉、颜色洗掉,再来上班,结果却不了了之。因为有个白发的哥们道,要么我们都不过来上班算了,一呼百应。

这天我认识了刘琪和周云,都与我同年,小我几个月份。我很奇怪为什么美术部会有两个头儿,不过没问。周云的性格我很喜欢,为人很讲义气,长的很帅,一看就是很得女人缘的那种。多年之后他和我讲他的故事,居然他女朋友最后因为迷上大话而最终分手,网游啊,祸兮福兮 。

晚上我住在古越家,他刚买的新房(我猜是因为天夏卖给了网易,股东都得了些好处吧)。他的女朋友正在武汉读大学,学文的。时值寒假,也住在他那。我随便聊了两句,提到想读读范文澜的《中国通史》,她说她正好在学校图书馆里借了一本,就拿给我去看了。


micro 和 ten 说想一道去拜访同行,他们在国内游戏圈里没什么人脉,随我一起去多交一些朋友。ten 是天夏服务器部分的主程,挺有想法的一个人,是天夏工作室的元老了。聊起来就知道是个 mud 迷。我猜想天夏的几个人就是因为 mud 走到一起去的吧,我不玩 mud ,这方面没什么共同语言。

我们乘火车去的东莞樟木头。micro 提了个很奇怪的要求,让我别跟王华逵说他是谁,只说是个朋友。我说,讲了也没关系吧,最后还是从了他的意思。或许 micro 当时觉得,被网易收购的事情还需要保密,不方便说。只是最后让王猜出了他们的身份,好不尴尬。

在樟木头我倒是如愿见到了今何在。只是一面之缘,打了个招呼,没有聊什么。他们在做《不灭传说》,剧本是今何在的《若星汉天空下》。这是个网络游戏,据说主打欧美市场,首先做的英文版。

王倒是风光了许多,两年前他陪着我乘公交逛深圳,与我一起挤火车站的售票厅,陪我买车票。如今他只需要打个电话叫来司机,乘上公司的小车带我们转悠。去到当地一个新开的楼盘,谈起来,说是公司的员工工作满十年都能得到一套房子。从小到大一直住在一排排火柴盒一样死板的社区里。我第一次见到公园般的小区,欧式的花园,清澈的池水,从狮子头样的雕塑里喷出来。环绕着花园的房间,明亮的落地窗。我想,以后一定要让父母住进这样的地方,享受生活。


聊到《不灭传说》这个游戏,我从自己老本行的角度提了些技术问题,想知道他们怎么解决的。国产游戏到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成功之作,大多数卡在技术上。比如内存占用的问题,王说的很轻松,我们打的是欧美市场,人家早已经普及 128M 内存,不用太考虑这些。我心里笑笑,国内 64M 内存已经挺奢侈了。毕竟那个时候我刚从学校出来,烂机器用惯了。

华奎在饭桌上私下里跟我说,过来一起干吧,一个月工资 7k ,另外再算别的待遇。我说,我考虑一下,但自己知道那只是礼貌。条件挺好,但不是我想要的。

晚上,华奎让公司的行政帮我们在一家四星酒店开了房间休息。我和 micro 一间标间。micro 跟我说,他们想了好久新项目做什么。最后考虑到西游记的 mud 挺有人气,一些做西游记 mud 的巫师也过来了。可能会做一个西游题材的网游。

我说我可以帮忙,但还是想在家里自由一些。反正我主要也只是做引擎,稳定了后就没多少事了。不如给你们再做次网络兼职吧。

就这样,第二天我去了深圳转了转,见了几个老朋友,然后就回家了。


谢绝转载 :)

那些日子(目录)

Comments

2016年的留言,膜拜大神

2015年4月7号看了你的文章,他说他打算继续看下去。

在2014年的今天看到这篇文章仍有许多感触啊

不错,来个2013年的留言。
看到了,做了10年的人有房子送,不知那时候的房价是多少?广州的房?

同为程序员,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太悲剧鸟......

同为程序员,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太悲剧鸟......

两年前办公室窗外就是网易...感慨ing

我一口气读了三篇。。。。下班屋子里的人都走光了,明天接着读罢

我也是喜歡《文明》和《模擬都市》,至今還在玩。

一口气读了两篇下来了,意犹未尽:-)

多年之后他和我讲他的故事,居然他女朋友最后因为迷上大话而最终分手,网游啊,祸兮福兮

这个太强了吧

早期的游戏事业就是一个武侠江湖,很多独孤侠客身怀绝技独步江湖,一种沧桑,一种浪子的情怀油然而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初已惘然

顶楼主一个,继续关注ing

等看下文

在广州的时候,在天河公园里面跑步,旁边就是网易。
每次看过去, 都会想到有个高人在那里待过。。。


---继续关注---

在广州的时候,在天河公园里面跑步,旁边就是网易。
每次看过去, 都会想到有个高人在那里待过。。。


继续关注

写出一些白天里不愿想起的事情,是夜晚里遗忘的一种方式。

好长。。。不过还是看完了。
毕业一年多,觉得好像身边的人都很匆忙,只有自己还是很悠闲的能够为自己的梦想拼搏着。

看了云风写下这许多文字,貌似做技术的人都喜欢追忆啊。。。这是为什么呢。。。

看云风大哥的文章能唤醒我的堕落

沙发党,请带点技术含量!

云风好像还很年轻吧,这么快就开始唏嘘过往了?

不经意间,我们成为了历史

呵呵,看完这三篇,想起了一词:率性而活

keep reading

5月1日刚刚在酒店睁开眼睛,打开电视刚好听到柏杨去世的消息,我也唏嘘很久。虽然我早就不关心他是否还活着了。中国人史纲几乎是我的历史启蒙读物。现在还偶尔会翻一下。

继续关注

沙发!不容易啊

Post a comment

非这个主题相关的留言请到:留言本